设为首页 | 收藏本站
rss信息聚合

陈佩斯:不再回头 演小品是别人的事_影音娱乐
2012-11-19 11:49:07   来源:   评论:0 点击:

陈佩斯 陈佩斯阐述观点   8月3日,陈佩斯的大道喜剧院将正式鸣锣开演,不请明星,不靠炒作,“二子开店”要靠口碑和品质。昨天,陈佩斯在接受采访时明确表示:“剧院开幕后,邀请的所有圈内朋友都是以普通...
陈佩斯 陈佩斯 陈佩斯阐述观点 陈佩斯阐述观点

  8月3日,陈佩斯的大道喜剧院将正式鸣锣开演,不请明星,不靠炒作,“二子开店”要靠口碑和品质。昨天,陈佩斯在接受采访时明确表示:“剧院开幕后,邀请的所有圈内朋友都是以普通观众身份来看演出,绝不靠明星造势。”不仅不靠朋友,就连陈佩斯本人也不愿意在公众面前过多地抛头露面,陈佩斯说:“我不希望我一个人混出来,靠我个人的名气带着大伙,剧院要发展,靠的还是作品和表演,有些饭我已经吃过了,就不能再回过头去吃别人的饭。”    

  □关于培训班

  学员已打漂亮攻坚战

  大道喜剧院开幕后的首个作品是陈佩斯的经典舞台作品《阳台》。但是作为打头炮的作品,陈佩斯本人并没有披挂上阵,而是将舞台交给了一群年轻人。这些演员中有刚刚走出喜剧培训班得到了陈佩斯“真传”的学员,对于这些学员的表现,陈佩斯表示“没想到”。 

  据陈佩斯介绍,学员班里的大部分人都是没有表演基础的,这与他当初的设想差距很大。陈佩斯说:“本来我们想招一些有表演基础的人,但是没有人报名。他们可能是不相信我,没办法,我们最后只能将条件放宽。”尽管与当初的想象有差距,但是陈佩斯仍然坚持要自己培养喜剧演员。谈到原因,他说:“中国的喜剧演员一直很缺乏,尽管我们的艺术院校也在培养学生,但是他们对于喜剧演员的培养,既没有师资、没有教材,教育和市场还严重脱节,造成这么多年喜剧演员都缺,我觉得现在年龄大了,需要培养新人。文化需要有人来传承,有人来继承。” 

  对于培养喜剧演员的自信,陈佩斯表示,源于近十几年来他对喜剧的探索,“我的理论来源于我在舞台上的经验,我同时用这些经验来思考喜剧的理论,再用我获得的理论去指导我的实践,我发现这条路是可行的。”陈佩斯自信地表示,在这些学员当中,有80%的学员将来可以从事喜剧表演,“这些演员已经上台演出过,观众的掌声、反馈我开始的时候也没有想到,这就像是一群没有上过战场的战士,经过一定的培训,他们打了一场漂亮的小攻坚战,那就说明这个理论是正确的。”陈佩斯表示,目前这些学员表演还不成熟,但是经过2到3年的培养,他们中一定会出人才。

  小剧场口碑一点点来

  已经从事舞台表演多年的陈佩斯对于目前剧院的生存状态了如指掌。说起近几年剧院的经营情况,陈佩斯表示:“都在赔。”然而他却在这时义无反顾地开起了自己的剧院,对于这个选择,陈佩斯说:“现在这个时候正是我们的文化发展最艰难的时候,但是也正是这样的时候才是最应该培养人才的时候。”陈佩斯举例说:“当时我们党最艰难的时候,在延安办了那么多的大学,培养了那么多的人才,这些人才最后都成了国家的栋梁之才。所以说越是艰难的时候,才越是培养人才的时候。” 

  陈佩斯表示,以目前小剧场的情况,只要让这些年轻演员演戏,演一场肯定会赔一场。陈佩斯早有心理准备:“好在是小剧场,就200到300张票,公司的其他收入补贴到这里边,另外小剧场靠的是口碑,一点点来吧。”对于将来有一天,这些演员会带给自己的回报,陈佩斯表示:“只要是人才就会有人来挖,我不能约束任何一个人才。”但是陈佩斯也坦言,自己这么做并不是理想主义,“我也有私心,我的私心就是在这些人身上证明我对喜剧的理解是正确的,被社会证实我对喜剧的理解是可行的”。

  □关于春晚

  上春晚传言是大压力

  尽管陈佩斯曾在众多场合公开表示过自己不会上春晚,但是几乎每年他还是要受到传言的困扰。说到其中的原因,陈佩斯自己也感到不解,“的确,我曝光不多,但是大家还都很关心我。我也觉得我是个特例,我自己也不明白为什么,可能对于演员大家心中都有一杆秤吧。我现在一上网就能看到什么我婉拒春晚的消息。”说到此,陈佩斯感到很无奈,“就是前几天,有人让我参加一个春晚的研讨会,我这剧院刚开幕,哪有时间啊。”陈佩斯说,每年关于他上春晚的消息对于他而言都是巨大的压力。 

  对于自己坚持不上春晚的原因,陈佩斯说:“很多东西都是浮在表面上的,如果拿不出好作品给别人是没有意义的。一个好作品出来是需要时间和空间的。这些年也老有人劝我去上春晚,但是你看看我这些事情,这头能扔吗,那头能舍吗?剧院马上要演出,根本忙不开。”

  演小品是别人的事情

  对于喜剧作品,春晚能提供最便捷的舞台,但是陈佩斯不愿意选择这条路,“我不愿意把我的舞台作品拿到春晚舞台上,是因为我的作品没有适合切碎了卖的。”他说,“我们的喜剧作品都是一环扣一环的,如果单独演几个片段,一点包袱都没有,观众也没什么反应,都是有了前因才有后果,我们的作品不是羊肉串、不是糖葫芦,所以没有适合的。” 

  虽然这样一个大的舞台喜剧比起一个喜剧小品简单得多,但是陈佩斯仍然乐此不疲,“每个人都有适合自己做的事情,我觉得我已经成长了,我就不想再回过头去干那个事情,这应该是别人干的事,我既然已经吃上这碗饭了,我就不能再回过头去吃别人的饭。”

  □关于新动向

  与老茂暂无合适作品

  由于在春晚舞台上很难见到陈佩斯和朱时茂 (微博) 的黄金组合,很多观众更希望在舞台上能见到二人再度合作。对此,陈佩斯的回答有些让人失望:“目前没有合适的剧本。” 

  陈佩斯说:“当时《托儿》是因为剧本合适,后来《阳台》演出我找过老茂,他觉得台词太多完成不下来,他那身体上舞台扛不住。”说到此,陈佩斯对自己的身体充满自信,说起保养秘诀,他说:“在舞台上摸爬滚打能排毒,我上了舞台演戏,出一身汗,我觉得人就轻松了。”但是最近一段时间,陈佩斯一心一意当起了老师,给学生授业、解惑,这让他觉得有些不习惯,他说:“最近光说不练,感觉不舒服。” 

  对于下一步自己的工作重心,陈佩斯表示,大道喜剧院以一种开放的态度面向社会,不只演自己的喜剧作品,还要帮助一些年轻人完成他们的喜剧作品。一些年轻人有想法但是还不太成熟的作品可以拿到大道喜剧院,和他一同进行探讨。陈佩斯介绍,与其他剧院不同,大道喜剧院不设身高限制,即使是很小的观众,只要对演出感兴趣也可以进场观看。陈佩斯表示,之所以有这样的想法,是因为以前常常有观众带着孩子来看他的演出,但是被挡在了剧场之外,让他感到很遗憾。

  □记者手记

  把人逗笑是件难事

  与陈佩斯聊天,很难将他和舞台上的那个一举手、一投足都充满了喜剧细胞的人联系在一起,他的一言一行都让人觉得是个严谨的人。陈佩斯说:“喜剧没有天分可言,喜剧是由技术组成的。之所以大家认为喜剧需要天分,是因为它难,把别人逗笑是一件很困难的事。”陈佩斯说:“我们常常为一些喜剧的技术问题探讨、争论很长时间,这些是外人看不到的。”而之所以愿意与喜剧终生为伴,陈佩斯说:“这一点受父亲影响很大,父亲从来不排斥喜剧,他愿意演喜剧把快乐带给别人,这些和名利无关。”

  本报记者杨杨

相关热词搜索:美文

上一篇:单田芳筹备翻拍《隋唐演义》:要原汁原味_影音娱乐
下一篇:王玥波工作室继承北京评书_影音娱乐

分享到: 收藏
评论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