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 收藏本站
rss信息聚合

相声大赛噱头多 二人转小品模仿秀齐上阵_影音娱乐
2012-10-27 14:30:28   来源:   评论:0 点击:

相声大赛噱头多   经历了为期一周的紧张鏖战,“第六届CCTV电视相声大赛”终于于昨晚落幕。评委阵容空前豪华,专业演员非专业演员同场竞技;女选手亮眼登台;90后初生牛犊不怕虎,博士生也来献艺……作为以...
相声大赛噱头多 相声大赛噱头多

  经历了为期一周的紧张鏖战,“第六届CCTV电视相声大赛”终于于昨晚落幕。评委阵容空前豪华,专业演员非专业演员同场竞技;女选手亮眼登台;90后初生牛犊不怕虎,博士生也来献艺……作为以80后为主的哈文 (微博) 团队策划的一场综艺节目,肩负为蛇年输送新人新作的主要任务,本届大赛相较前几届比赛,在演员、创新、噱头等各方面都赚足了观众的眼球。不过,就在众多业内外人士交口称赞的同时,参赛的相声作品和演员呈现出来的,相声愈发二人转化、小品化,模仿秀化等问题十分明显。本报独家采访到本次大赛的相关评委、演员,为您解读各种原委。

  问题

  相声“说”不及“演”

  正如本次相声大赛主持人李咏身上的那件大褂:丝绒布、带收腰,侧面还有一排整齐的钮帕从腋下系到小腿。有人说那是旗袍,有人说像传教士,更有人说不伦不类。今天的相声,在创新和继承之间,也正面临着这种不伦不类。

  7天里,24组选手轮番登场,他们的作品题材不同,类型广泛,但所暴露出的问题却十分统一。几乎每天的节目中,都会出现歌手模仿秀,从杨坤 (微博) 、张宇到龚琳娜 (微博) 、维塔斯 (微博) 等等不一而足;单口相声演员李鸣宇 (微博) 满场飞推销起“成功学”;群口相声几乎就是小品剧……相声愈发呈现二人转化、小品化,模仿秀化,这样的“创新”究竟是利是弊?各位行内大腕,和业外专家都无不表示出忧虑。相声的四门功课“说学逗唱”,其中“说”的老大地位正在前所未有地下降,这对于相声未来的发展,并不是利好的信号。

  对此,相声大家常贵田一语道破:“唱歌、跳舞是捷径,但是相声演员不在相声上下苦工,走捷径最终害的还是相声自己,没有像样的、留得住的作品,何来后路? ”著名学者马未都则表示:“为什么现在的相声演员大量的靠柳活来支撑表演,因为柳活很容易就收到观众的反应。现在的相声急需突破,于是都纷纷往小品路子里走。但真正内行都知道,相声区别于其他艺术形式,就是因为语言的魅力。 ”

  回顾过去,洛桑、于小飞的绝活儿,奇志、大兵的“野路子”,生猛一时,却未能救相声于水火。他们的淡出似乎早已为相声走模仿化、小品化之路的结局提供了可参考样本。但这些都没能阻止相声的创新潮流向着这个方向大步挺进。

  解读

  成也电视败也电视

  对于比赛本身,各位专家都给出了正面评价:比如本次大赛避免了前五名为部队、剧团等各种利益纠缠的局面,找来了很多本来在小剧场演出的非职业演员参与,让更多的人听到了剧场里原滋原味的相声作品。

  但与此同时,没能产生一段“存得住、打得开”的相声段子也为众人所忧虑。“电视正在产生越来越多的短命相声,春晚30年,相声出了也有几百段了,有几个留下了? ”相声大师李伯祥对记者说。常贵田则很直接地指出:“相声大赛的目的是为了繁荣春节晚会。但电视相声和相声不能一概而论,晚会相声平时根本不能用。 ”对此,老梁看得比较开:“创新需要试错的过程。现在相声大赛成了纠错的舞台,这也是大赛的意义,起到的作用也应该长远点看。 ”

  在如今一片“相声回归剧场”的喊声里,电视和相声究竟处于一种怎样的关系?每一位专家学者都肯定了电视对于相声的普及作用。“现代媒体是最好的传播途径。演员在央视舞台上的这20分钟,所收获的观众人数,可能是他们终身在小剧场里都见不到的数字。 ”马未都说。“但是,电视也同时为相声产生一种误导。 ”马未都也提到:“现代媒体正在让相声拐弯。此前的相声主要靠的是声音的特点。因为观众离得远,想看演员也看不见,所以演员也不会挤眉弄眼,表情过于丰富。你看马三立在表演时表情就很稳,只说就够。但电视媒介则会发达演员表情和肢体的作用。所以相声在拐弯。好的相声演员,在历史上也非常少。我们不要看通过电视这种传播方式相声界现在出来了多少人,而是要看出来了多少大师。 ”

  电视在中间起到的作用也促成了当今相声的另一种现状:创新脱离本源和一门心思往传统里钻的两个极端。著名相声演员师胜杰在18日的比赛点评中就指出:“大赛中有些相声的相声味太浓,我们继承但不能不加选择的全部接下来,现代作品要有时代气息,有些传统中的糟粕甚至要批评地淘汰。而在借鉴其他艺术形式的时候,相声本身要有内容,有故事情节,人物跳入跳出,界限分明,这些特性千万不能丢。 ”

  现状

  网络段子无法推动相声

  对于专家们的焦虑,90后选手马茁、王笑非等年轻人似乎并不能全盘接收。“即使现在听到的传统相声,那也是曾经那个时代的流行。将传统相声的语言方式,改造成现在大家都知道的事,这就是我们的想法。”马茁说。在马茁一代看来,相声引入脱口秀、模仿秀都无可厚非,“实验过后,新的形式会经过考验留下来,不要立上标杆,百家争鸣,互相吸收才行。 ”

  前一阶段,网上爆出郭德纲 (微博) 新作品《屌丝青年》抄袭网络段子一事,马茁也看得相当宽容:“吸收网络笑料作为素材无可厚非。很早以前就是这样,几个人聊天,聊出的包袱就用一下。网络不过让这一过程简单化了而已。 ”

  而评委之一马季之子马东也说:“这真的没什么,当年侯宝林老先生的段子《醉酒》也是借鉴外国笑话,更何况网络段子本身就可以和大家分享。 ”常贵田说:“网络语言不是不能用,关键是要看是不是用这些生动鲜活的语言来塑造人物,有些段子没有内容,没有人物,没有脉络,仅靠堆砌语言,观众反感的是这样的相声。 ”

  通过网络,一个段子一晚上就可以传遍中国,在娱乐方式种类繁多的今天。一个说了几十遍的段子,要怎样保持新鲜感?相声是否已经走向穷途末路?专家们都不这样认为。“我觉得不会消亡。360种曲艺现在还留下多少种了?但是笑声和乐子大家永远需要。 ”常贵田说。

  但是今天的相声真正面临的问题是,制造笑料功能的颓势。为何就出不了好作品?马东认为,根源是现在相声创作者收入太低,“如果能像编剧们那样有可观的经济收益,相声创作才能复苏。 ”对此,李伯祥则自有一番态度:“现在的相声演员大多功底不行。当年,侯宝林大师表演的很多作品,原本的台本也是笑料平平,但经过大师的改造焕然一新。除了创作本身,我们的演员也要自省底蕴。记住我这几个字‘似真非真、似假非假、似我非我、进进出出’这才是相声。现在很多演员,连这个基本的相声道理还没明白呢!” 记者 陈妍妮

相关热词搜索:美文

上一篇:刘谦想建魔术产业链 涉及教学演出商店_影音娱乐
下一篇:第六届CCTV电视相声大赛落幕 高晓攀摘金_影音娱乐

分享到: 收藏
评论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