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 收藏本站
rss信息聚合

龙在天皮影剧团吴小莉:袖珍翘楚爱心巨人|吴小莉|皮影_影音娱乐
2013-03-11 16:07:47   来源:   评论:0 点击:

吴小莉   2012年12月1日,七对来自龙在天皮影剧团的“袖珍人”在北京举行了婚礼,收获了美满的爱情。可能是因为这七对来自全国各地的袖珍人喜结连理、他们在龙在天皮影剧团相识相知...
吴小莉 吴小莉

  2012年12月1日,七对来自龙在天皮影剧团的“袖珍人”在北京举行了婚礼,收获了美满的爱情。可能是因为这七对来自全国各地的袖珍人喜结连理、他们在龙在天皮影剧团相识相知相爱,作为“团长”兼“红娘”的吴小莉才会有了更多的感触,当然不仅仅是对爱情。

  她是“中国第一袖珍女歌星”,上世纪90年代末已经在广东一带小有名气,收入颇丰。达则兼济天下,在生活宽裕的情况下,她开始通过残联、媒体去帮助残疾人,奉献爱心。这条艰难的奉献之路,一走就是15年。

  被信任所以很快乐

  2012年是吴小莉来北京开办爱心工作室的第十个年头,其实早在1998年,吴小莉凭借美妙的歌声与“吉尼斯最小女歌手”的头衔,就已经赚到了不菲的演出费用。因为同是残疾人,吴小莉的每次演出都要找到当地的残联,组织残疾人观众到场观看:一方面,帮助他们丰富娱乐生活;另一方面,小莉希望残疾人朋友能通过她,找到自己的人生大舞台。

  从那时起,吴小莉就默默地帮助残疾人。也正是因为这样的举动,让她成为了中国800万袖珍人中最著名的一个,同时也扛起了一份责任。

  2002年,她将“小莉爱心传播工作室”从老家浙江金华搬到北京,那时的吴小莉已经渐渐明白,她有了更广阔的视野和更明确的目标:要为中国800万袖珍人成立专业的机构!2006年,她正式成立了“中国袖珍人联谊会”,强烈的使命感支撑起了小小的她。

  “被信任、被需要是我最快乐的事,但也很折磨人。”吴小莉坦言,自从成立了袖珍人联谊会之后,她每天会接到很多求助的电话,为了这些袖珍人的病情、生活、工作,她每天在北京这样偌大的城市中奔波。小莉更像一个袖珍人的“大家长”,分享他们的快乐和悲伤,帮他们解决鸡毛蒜皮的小事和力所不及的大事。“有的时候,残疾人朋友们打电话来,说自己家分的土地不好,让我解决,我哪里能有那么大的能力呢?我只能告诉他如何去通过正常途径解决,但他们愿意把自己的艰难告诉我,这种被需要感让我觉得自己很重要。”

  由于身体内在的激素缺乏,很多袖珍人到北京就医,看着他们排三天的队都挂不上专家号,吴小莉非常着急。“我是袖珍人联谊会会长啊,我说了,袖珍人朋友有困难来找我,我说过要帮助他们的啊!”就这样,吴小莉拿着自己的名片和一些媒体报道,单枪匹马去协和医院走起了“后门”。她第一个找到协和医院男科专家李宏军,却没想到这位老专家看到她说,我爱人很喜欢你的,我认识你,你是做爱心的吴小莉。就这样,一直在散发爱心的吴小莉,接收到了反射回来的爱的信号。

  吴小莉对于她做的这一切,称之为“爱心”而非“慈善”,或许“慈善”更多指向于同情心,而“爱心”包含一种同胞情。

  被关爱所以很温暖

  “我们袖珍人不傻不笨,身体健全,但因为我们的身高,使我们在正常的社会中会遭遇到一些障碍。如果有相同机会的话,我们并不会比普通人逊色,相反我们会更加珍惜,我们得到一份感情也会更珍惜。”吴小莉说自己因为外在原因仍有些自卑,但在谈话的过程中,却只能感受到她的内心强大。

  对于小莉来讲,无法改变的现实就是她的身高,虽然已经过了而立之年,但她却仍然和四五岁的孩子差不多高。在小莉的家乡,浙江省的金华市, 就在母亲怀她仅仅五个月的时候,父亲突发心脏病离开了人世,小莉的母亲在神思恍惚中摔了一跤,生下了她这个只有0.8公斤重的“袖珍女婴”。

  从小莉出生的那一天起,就注定了她将有一个非同寻常的人生。到了上学年龄,小莉踮起脚还没课桌高,直到9岁时都没有一所学校肯收她,为此母亲甚至给校长下跪。

  有现在的吴小莉,离不开她的母亲。小莉成年后身高只有1.12米,可想而知,年幼的她是多么袖珍。本该无忧无虑的年纪,却要承载着无奈、愤怒、怨恨这些复杂的感情。生活在同一个杂院里,小莉常常能听到邻居的恶言恶语。但妈妈却说,要记住人们的好处,这些三姑六婆刀子嘴,却总给她们送来家乡的土特产。“我想我妈妈也不知道什么叫感恩吧,就是一种基本的礼尚往来。”而这颗感恩的种子从小就埋在了吴小莉的心中。

  “做爱心挺艰苦的,真的。何况我太小了。”吴小莉很坦诚。“我活得很沉重的,因为背负了太多的感情债。大家一路帮助我,他们都希望这份爱给我,我再传递出去。这些话就像债一样在我心里。我要感恩,所以我要坚持。我不能辜负他们,这很沉重。”

  为了支撑爱心工作室和袖珍人联谊会,在北京生活了10年的吴小莉,生活用品和衣服都在早市上买,出行则大都是公共交通。对于普通人来说,这并不算什么,对于身高只有1.12米的她,上下台阶都是很大的问题。

  “今年北京的气温很低,但我感觉很温暖。”吴小莉由于身高的原因,在乘坐公共汽车的时候非常不便,尤其在拥挤的车厢内,很容易受到伤害。“有一位司机每次都把车停在我的面前,让我第一个上车,因为这样我就能有座位了。”在这些朴实的司机师傅和售票员眼里,这或许是个不值一提的小事,但能让吴小莉动容。他们告诉她,“我们认识你,你做爱心的嘛!”

  每周,吴小莉都要乘公交车从圆明园到天通苑学习唱歌,她有个愿望,今年要在北京开一场个人演唱会,让中国所有的袖珍人看到她,用歌声唤醒袖珍人对美好生活的期望。“我不是想出名。中国有800万袖珍人,但我的剧团只有50多个人,我希望能为他们开拓更多的就业门路,我想让更多的人了解袖珍人。”

  被需要所以很执著

  吴小莉感性至深,在一个小时的采访中,很多次她眼泪打转,但唯独说到爱情,她讲得津津有味。还处在少女时期的吴小莉偶然看到了《葡萄牙人抒情十四行诗集》,从此受到了勃朗宁夫人的影响,也因此对人生有了新的期望。这位身残志坚、为爱而生的伟大女性成为了当时吴小莉的偶像,一直激励着她去寻找那份能迸发奇迹的真爱。“那时候我就想,如果我也有我的才情,那我也会有自己的幸福。”

  在吴小莉的世界中,所见的爱情并不美满,毕竟袖珍人在对待感情方面,更多时候是被动的选择、或许还掺杂着不堪的利益真相。史铁生在《生命里的残缺与爱情》中写到,“上帝正是要以残疾的人来强调人的残疾,强调人的迷途和危境,强调爱的必须与神圣。”所以吴小莉说,他们比普通人更珍惜爱情和各种情感。“社会中大部分的爱情都是不纯洁的,我能理解他们为生活而做的选择。但我仍旧相信真爱,因为我看到了。”

  另一位袖珍人明星杨明,是吴小莉的好朋友。他身上发生的爱情,就让小莉感动并祝福。身高只有78厘米的杨明一次偶然看到了吴小莉的新闻,在家人的陪伴下,他来到北京。与小莉一样,杨明也很乐观,喜欢唱歌。在吴小莉的建议和介绍下,杨明出演了一些影视作品,又在歌唱上下了苦功,现在也成为小有名气的歌星。2012年,杨明收获了爱情,是一位身高1.57米、相貌出众的女孩子。

  “还有一位比我还小,但非常勇敢的女孩子。”吴小莉很乐于分享美满的爱情故事。这位袖珍人女孩子与身高1.7米的男朋友为了在一起,离开家乡来到北京找吴小莉,让她帮忙介绍工作。“在她身上没有一点自卑,她让我帮她找一份月薪5000元的工作。”吴小莉听完她的要求,被逗得哈哈大笑,“她还不同意住在宿舍,因为她说自己是有男朋友的人,怎么能住在宿舍呢!”后来,吴小莉给她介绍了一份推销饮料的工作,收入与工作能力完全成正比。这个女孩在第一个月的收入就远远超过了5000元。“袖珍人不要在乎别人怎么看你,最重要的是自己。残障不是指外表,而是指心灵。”就像吴小莉说的那样,如果有相同的机会,袖珍人不会逊色,他们更懂来之不易和珍惜当下。

  人物简介

  吴小莉,身高1.12米,出生时体重仅0.8公斤。成年后,她成为“第一袖珍女歌星”,并入选“世界上身材最袖珍的女歌手”吉尼斯纪录。

  2001年,小莉用自己多年演出积攒下来的近10万元钱,在浙江金华老家创办了专为残疾人服务的“小莉爱心传播工作室”。后来,小莉来到北京创业,创办了中国第一个袖珍人公益组织“袖珍人联谊会”,为全国各地的袖珍人提供咨询、就医、就业、婚恋等帮助,并组建北京龙在天皮影艺术团,安排袖珍人学艺就业,让袖珍兄弟姐妹有尊严地生存生活。上个月,龙在天皮影艺术团有七对袖珍男女喜结连理。

  她梦想创办中国的袖珍人基金会。

  【故事】

  李佳桧:小莉姐给了我幸福和快乐

  “180度情人”,这是李佳桧对他们两口子的比喻。她说:“我们很多地方相反,我爱好自由喜欢新鲜,而他很固执肯钻研,他有很多优点是我没有的,我很崇拜他,我们是互补的,所以叫180度情人。”射手座的佳桧属于刚开始认生、了解了却很开朗的女孩子,而双子座的陶鹏更擅长外联和带动气氛,这也是令佳桧崇拜的一点。

  他们是七对袖珍新人中的一对。李佳桧与陶鹏的爱情在北京龙在天皮影剧团生根发芽,而为他们千里姻缘一线牵的月老就是袖珍人明星吴小莉。

  李佳桧是龙在天皮影戏团的第一个女大学生,毕业后在云南从事着文秘的工作。因为袖珍人的特殊情况,她的很多同学都对她照顾有加,经常陪她聊天。但随着年龄的增长,越来越多身边的朋友结婚了,组建了自己的家庭,佳桧越来越孤单,但始终不敢想象有一天自己也能有属于自己的一份爱情。“逛街的时候,看到别人很甜蜜,我会想象今后我也能有自己的爱情吗?但很快就打消这个念头。”

  孤单的感觉与日俱增。直到有一天她看到了关于吴小莉和袖珍人的报道,知道北京还有这样一个属于袖珍人的天地,她不顾一切地坐了三天三夜的火车来到北京——投奔“组织”。

  在北京龙在天皮影剧团已经是第四个年头了,现在的佳桧已经有了很大的变化。当被问到今后的打算时,佳桧说:“我非常热爱皮影戏,也觉得国家会重视民俗文化的发展。现在都在讲文化大繁荣,我看好皮影戏的未来。”

  这个女孩常年在外,思想和行为都很独立,也喜欢去闯荡和发现不同的生活。佳桧说,要是再过几年,皮影戏发展真的遇到瓶颈,他们两口子一个学文秘一个学设计,创业也不是问题。这种边走边学边看的态度,是吴小莉教给佳桧的。佳桧说,当时来到北京,也没想到自己能做皮影戏、能爱上这门艺术,然而现在,她在剧团收获了友情、爱情、家庭和工作,所以她对未来充满信心。陶鹏也跟其他的袖珍人差不多,他们来自四面八方,为了同一个目的——投奔小莉姐,在这个袖珍人王国,有尊严地快乐生活。

  现在的李佳桧自信乐观,笑起来很爽朗。她说,自己有快乐或烦心的事儿都跟同住的女孩子们分享,也常被劝告:“千万别当了怨妇哟!”入世尚浅的佳桧说,陶鹏更像一个大哥哥,工作上给她支招儿,生活中照顾她。最大的感触就是,生病输液的时候,不用担心换药问题,睁开眼他总是在身边。

  结婚后,两个人不再像之前那么无忧无虑了。佳桧说,婚后二人回了老家,家里的老人告诉他们,要攒钱。他们突然意识到理财的重要性。两个人初步商定,将各自工资的1/3存入共同账户。小小的佳桧一夜长大了。

  本版文/李晶 供图/吴小莉

  【口述】

  “叫我小莉姐,不是白叫的”

  这次结婚的七对新人中,有五对冲着我来的北京。他们看了我的节目和报道,来到了北京龙在天皮影剧团。所以,现在还有很多人都常常说:“小莉姐,我是冲着你来的,我是冲着你来的。”

  虽然我帮了一些袖珍人就业,让他们学习皮影和文艺方面的才艺,得以很好地生存和生活,但最需要感谢的是林中华先生。因为是他投资成立了龙在天皮影剧团,我们才能聚到一起;他帮助了袖珍人,也发现了袖珍人的财富。

  中国袖珍人联谊会,无偿地帮助袖珍人,指导他们就医,帮他们找工作,学习一技之长并满足自身工作和学习的需求。我会想方设法帮他们去寻找学校和机构,寻找就业机会。我虽然能力很有限,但很多时候,一些企业还是会找到我;通过媒体的传播,社会知道我在为袖珍人做爱心,他们很赞赏,也愿意给我们袖珍人很多机会。

  这些天我正在跑两件事:一个是我发现有一位老中医,他通过按摩推拿可以促进人体骨骼增长,有些人个子可以增长10厘米,这比激素治疗更健康,所以我去找他,希望他可以帮助我们袖珍人。因为有些家庭没有钱买激素,或者担心注射生长激素会产生副作用,希望他能够低价帮袖珍人治疗。第二件事,我联系了一家汽修企业,现在他们已经接纳了一名袖珍人朋友去他们的公司工作。老板说,如果工作得好,以后再招人,他会优先考虑袖珍人朋友。

  中国有800多万袖珍人,来到北京龙在天的只有五十多个,其余的也需要看病、治疗,也需要工作,需要靠自己有尊严地生活,我的任务就是帮助他们。在一些农村里,有袖珍人年纪还小,是可以通过治疗获得健康的身体的,但是他们无门无路,没钱来到北京。他们的父母会给我打电话,我会帮他联系最近的医院、专科大夫,让他们方便地去就医。还有一些袖珍人想要去深造学习,或者是工作,那么我会想办法给他们提供指导和机会。因为他们叫我“小莉姐”,这不是白叫的,而且我在袖珍人中最有名气,我有义务去帮助他们寻求机会。

  最近我还有个想法,那就是想和美国袖珍人基金会建立联系。我成立中国袖珍人联谊会是受到了美国一个相关机构的影响,但是美国的袖珍人基金会已经成立50多年了,有很成熟系统的模式,我想借鉴。有一次我在公车上,一个生活在美国的袖珍人给我打电话。他说在美国的报纸上看到了我,他也想当志愿者为中国人服务。我说,你想做志愿者很简单,你帮我找找美国的袖珍人基金会,了解他们是如何经营的。之后他加入了美国袖珍人基金会,成为了志愿者。每年这个基金会都有一个主题聚会,去年辐射到了欧洲。这位志愿者跟基金会的领导人建议,希望把聚会扩大到亚洲来,让我们中国的袖珍人也能够参加进来。

  帮这些兄弟姐妹解决终身大事也是我的工作职责之一。曾经在世纪佳缘上的五朵袖珍人金花,现在有三位已经找到了满意的另一半;这次的七对又都是我们剧团的。我们非常相信爱情。我觉得爱情是每个人都想并可以拥有的美丽梦想。这个梦想不一定每个人都能实现,但拥有梦想的本身就是幸福的。

  我是相信爱情的!但我也相信缘分。我现在的偶像是印度的特蕾莎夫人,她终生未嫁,在爱中行走,这样的生活也很有意义。

  【采访手记】

  她在打造袖珍人的“家”

  采访的时候,吴小莉特别叮嘱我,要我借着媒体的力量感谢一些人,他们是:千千万万的志愿者之一,首都师范大学研究生董小芹、清华大学研究生杜凤侠;因为被小莉感动而去帮助袖珍人朋友看病的协和医院男科专家李宏军、妇科专家田秦杰、内分泌专家潘蔚;分文不取只为让吴小莉用歌声唤醒袖珍人的著名歌唱家朱逢博、中央音乐学院杨训教授、高云教授;北京432、690、664、特4路、特6路公交车……吴小莉想感谢的人太多了,却没告诉我,别人是如何感谢她的。

  在一个多小时的采访中,我的眼泪也多次夺眶而出,但这样的感动跟同情、可怜无关,更多的是一种体会和敬佩。

  在小莉的办公室,墙上贴满了他们的任命书和休闲活动安排,今年他们还要跟巴西的袖珍人足球队来一场酣畅淋漓的比赛。小莉的同事王长亮告诉我,他们还组成了科研小组,研究用电脑操作皮影戏。王长亮是在2012年刚刚加入龙在天皮影剧团的,他大学毕业后在一家跨国企业的四川分公司工作,直到他在电视上看到吴小莉,便执意来到北京,为此放弃了原本优越的工作。他有个形容非常打动我,他说,“我看到吴小莉在北京做皮影戏和工作室的时候,知道有这样一些跟我一样的朋友在这里,我就像迷途的羔羊找到了妈妈,所以我一定要来北京。”就这样,他找到了“家”。

相关热词搜索:美文吴小莉 皮影" /><meta name="de

上一篇:木偶剧院8台大戏 5地演出142场|木偶|剧院_影音娱乐
下一篇:中国杂技团摘得国际马戏节比赛金小丑奖|马戏节|金小丑_影音娱乐

分享到: 收藏
评论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