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 收藏本站
rss信息聚合

抗战老将军马兆民:一块弹片藏体内65年(图)
2014-09-02 12:03:04   来源:   评论:0 点击:

  编者按 77年前,卢沟桥的一声枪响,沉睡了近百年的国人被外侮的入侵惊醒了。77年后,13亿中国人傲立世界民族之林,我们没有忘记当年的外侮入侵,我们也没有牢记仇恨,但是我们要牢记那些为

  编者按    77年前,卢沟桥的一声枪响,沉睡了近百年的国人被外侮的入侵惊醒了。77年后,13亿中国人傲立世界民族之林,我们没有忘记当年的外侮入侵,我们也没有牢记仇恨,但是我们要牢记那些为了民族解放而奋战的英雄们,在中国人民抗日战争胜利69周年之际,请让我们所有人向老兵们致敬,也请我们所有炎黄子孙牢记一点:国强则民兴,国强则族盛。(田北北)

   在河北省保定市的晋察冀边区抗日战争革命纪念馆里,收藏着一枚小小的炮弹片。它的意义不同寻常,因为它在一位抗战老将军的身体里足足藏了65年。

  带着这枚弹片,马兆民亲历抗日战争、解放战争、抗美援朝战争和对越自卫反击战,行军作战,跋山涉水,一样没有落下。


马兆民老将军谈起当年的战争,整个人仿佛又回到了浴血奋战的年代中。 记者 柳杰 摄

  日军侵华 17岁热血青年入党扛枪

  1921年2月1日,马兆民出生在河北省清苑县一户贫苦农民家庭。一家七口人全凭给人家织布挣点不固定的手工钱勉强维持生活。因为战乱和贫困,马兆民读到高小毕业后便辍学了。

  1937年7月,抗日战争全面爆发,日本侵略者很快占领了北平,开始向保定进攻。看着日本兵所到之处杀人放火,无恶不作,马兆民恨得牙痒痒,可是在无组织领导的情况下,赤手空拳,怎么打?

  后来,共产党领导的八路军来了。1937年10月,村里的青年抗日救国会很快建立起来。1938年下半年,马兆民觉得自己应该去当兵,拿起枪,在战场上和日本鬼子面对面地战斗!1938年9月6日,马兆民光荣地加入了中国共产党。

  至今,马老清晰地记得离家时的场景,“本来我是想,一入党就跟着八路军队伍走的,但是母亲跟我说,儿啊,过了八月十五再走吧!全家人再过个团圆节。”

  望着老母亲斑白的鬓角,他不忍拒绝。过完中秋节的第二天,也就是1938年10月9日,马兆民离开家乡正式参加抗日部队。

  那年,马兆民年仅17岁,从此枪杆子一扛就是48年。


马兆民老将军为记者绘制日军反扫荡时的地形图 记者 柳杰 摄

  残酷的反扫荡 周旋于日伪守军的英勇战士

  1939年,马兆民进入抗日军政大学二分校学习。这所学校为抗日前线输送了万余名指挥员,其中66人后来成长为共和国的将军,马兆民就是其中的一位。

  1942年5月1日开始,5万侵华日军在冈村宁次的带领下,对冀中抗日根据地进行了为期两个月的野蛮凶残的大扫荡。

  “那时候我驻守在安平县,冈村宁次的飞机在天上飞,好几万的日本鬼子啊!”尽管已93岁高龄,回忆起70年前的战斗,马老依然历历在目。怕记者听不懂,马老还在一张纸上画起了当时的军事地形图,“这是安平,南边是深县,西边是深泽,深泽往南就是石家庄了。东边是铁路,大山。”


冀中军区四分区二十四团二连 连长马兆民(右)、指导员费国柱(左)费国柱曾任66军政委、河北省军区政委、天津市委书记 马献军 提供

  那时候的马兆民是冀中九分区后勤警卫连的一名指导员。他回忆,当年日军采取的是铁壁合围战术,追杀着八路军数千人的后勤机关、学校、医院,企图完全控制冀中地区。

  此时的八路军与地方抗日武装采用的是“外线出击”与“内线坚持”相结合的策略,换上便衣,分散成以营、连为单位的小部队与敌人周旋。冀中军区的战争环境最残酷,千里平原无险可守,部队无处可藏,每次战斗都要杀出一条血路。

  “日本人在村子里设立据点,村里家家插着日本小旗,心里很难受。”讲到此,马兆民的眼泪在眼眶里打起了转。“后来,村里地下党干部告诉我,别看插着日本旗子,但人心没变!”

  那时,县城东边的平汉铁路已被敌人封锁,过了铁路上山,就能找到八路军的队伍。领导交给马兆民一个特别的任务,建立交通联络,专门负责带自己人穿过铁路封锁线。

  有一回,马兆民带着人过铁路,把守的是伪军。对方说,“我怎么看你像老八路。”马兆民笑笑,把兜里揣着的一张100块的日本票塞到他手上,边问,“你看我多大年龄?”伪军问,“有18吗?”马兆民反问道,“有18岁的老八路吗?80多岁还差不多。”就这样,马兆民混过了关。“我就有这点好,什么情况下脑子都不乱,明白得很。”现在想起当年的这一幕,马兆民还为自己的机智而自豪。

  “还有一次也很惊险,那次我护送的是一位八路军上级领导的家属,她有支枪,我帮她拿着。深秋了,我穿着棉袄,双手互相插在衣袖里,手枪就在里面。 守铁路的伪军拿枪指着我问,哪的人啊?我说就是这儿的。他说你口音不对。我告诉他我从小在保定上学,现在回家看看。说着,对方搜查我身上的一个小布袋,见里面装的都是一些零碎的生活用品。这才把我们放过去了。”马兆民说,当时,他确实非常紧张,手指一直紧紧的扣着手枪扳机。

  虽然不是真枪实弹,但面对凶恶的日伪守军,马兆民的英勇与智谋,每一次都不亚于在战场上真枪实弹去厮杀。

  一块炮弹片的故事

1

相关热词搜索:美文

上一篇: 北京胡同深处的“毛猴”艺术馆(组图)
下一篇: 郭金龙立军令状确保安全度汛

分享到: 收藏
评论排行